Site Loader
Get a Quote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那个须发皆白,面容消瘦,精神矍铄的老人并没有特意去掩盖自己外表的年纪,但所有人却都能感受到其饱满和充沛的精气神。他屹立在那里,明明是个老者,但给人的感觉却宛若一个刚刚开始认知世界,探索世界的少年人,对一切都充满了热情,满溢着希望和理想,同样,也有着能试图去征服一切的认知和行动力。

其中一个蜂蜜色皮肤,紫眸银发的姑娘,记得是叫做奈菲尔媞,乃是拉瑟尔的首席国务秘书,一个索斯内斯人。她是一个极为优秀的人,海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担任过地方行政官员,担任过索斯内斯某王国的宫相。无论是知识储备,工作阅历,说服力,事务能力还是最基础的文书工作,甚至是颜值上都无懈可击。

如果不是出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daynightvision.com/,水晶宫她有资格在四十岁之前担任联邦的内务大臣呢。戈尔德都对自己的儿子这样感慨过。他表示最优秀的政务人才全跑到拉瑟尔那边去了,咱们还是应该注意一下吃相,至少也得做出一副选贤任能的态度才好呢。在听说那个优秀的才女在政变的爆炸中,和拉瑟尔一道粉身碎骨的时候,戈尔德甚至都觉得有些唏嘘呢。

她的额头上戴着赛姆伊人传统的宝石额饰,压在额头位置上的红宝石就像是长了第三只眼睛。她还将一身深紫色的法袍敞开地披在身上,露出了内里冷硬的银甲。双手包裹在一双同样为银色的银色金属拳套中,从宽大的丝绸袍袖中探了出来。

戈尔德又看了看另外一个女子。她的年纪比奈菲尔媞应该还要年轻一点点,一头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了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修长而高挑的身材裹在了一身厚重甚至有些笨重的全身骑士铠中,竟然显得有点敦实了。她的腰间按着宝剑,左手夹着一个敷面的翼形骑士盔,右手则持着一杆两米多高的斧枪。

她这一身打扮倒是有点一言难尽。要说威风,自然是相当威风的,放在任何一个场合都能让熊孩子和中二青年们不断地冒星星眼。同样的,华丽也算得上是华丽,凛然的气魄和考究的做工隐藏在朴素却又崎岖的铠甲线条之中,相当具备硬朗而沉稳的美感。

这种带三层护肩、百褶裙甲,外加上全套护臂的铠甲形制,乃是几百年前的奥克兰骑士流行风格——而且也不是每个骑士和领主都用得起这一身的。在太阳王进行中央军队改革之后,奥克兰骑士甲便在向着更为简约的方向发展了。

另外,她手中的那杆斧枪,在奥克兰军中几乎也已经看不到了。倒不是说这种长矛、钩镰和战斧合并在一起的武器没有实战价值,而是由于其技法过于艰深,难以大规模普及。那么,以标准化和制度化为未来发展方向的军队,就更不会装备这种武器了。

“她叫莉娅丝菲尔·安德赫特,阿兰蒂斯·纳西斯的新婚妻子啊!我上半年召开过一个女士们的游园会,她也是来参加了的。”奥薇莉娅夫人的表情有点难看:“这姑娘能弹得一手好琴,画的一手好画,而且人美心善温和大气,说话也好听,我对她印象还挺好的呢。”

戈尔德觉得再这么互相吐槽自黑下去,这仗就不用打了,当下便昂起了头,向着拉瑟尔朗声道:“拉瑟尔·克莱门特,你可知道,若是你假死躲藏了大半年的事情传出去,你花了大半辈子营造出来的道德形象就会彻底破产了!”

戈尔德点了点头,大概是在赞许对方的坦率:“所以,我们其实是同类型的人啊!我们固然是以暴力夺权的恶徒,趴在国家和民众背上吸血的蠹虫,但你,却成了阴险狠绝的阴谋家。蔚蓝宫的废墟,那些支持你的普通百姓,那些敬佩你的年轻官吏和议员,那些崇拜甚至信仰你的秘书团体,全部都被你放在了祭台上。”

“我觉得我疯了,想不到你比我疯得更厉害。以前我以为你只是天真的理想主义者,现在我却确定,你的灵魂里,却藏着一整个熔岩海啊!”戈尔德叹了口气,抚摸着手中的智慧权柄之仗:“可是,你看到了,拉瑟尔,我现在已经占据了高地。”

光纹在大厅中摇曳生辉,在那璀璨的映照之中,大厅两侧的壁画就像是忽然活了过来。壁画中的武士们在光的投射中化作了地面的影子,然后却又一个个站立了起来,化作了虚影。然而,却又是确实存在着的,开始凝结起来的虚影。

拉瑟尔摇了摇头,笑容清淡,但态度依然不可动摇。而他身旁披着重铠,手持斧枪的女士突然绽放开了冷冽却又残虐的笑容,美的不可方物,却又美得致命而又残酷。下一个瞬间,她的人忽然暴起,身着重甲显得有些敦实甚至笨重的躯体在眨眼间便跨过了数十米的距离。她的身后带起了飙风,巨大的斧枪横在身前,赤芒熠熠。明明是在步行奔跑,明明是只有一人一枪,那一往无前无所匹敌的气势,却仿佛正在冲锋的千军万马。

在台下的家臣们有了一丝紧张,但他们好歹都是两家门阀最精锐的心腹好手,倒是不至于还没有接战就被吓坏。最前沿的几名披甲持盾的大汉,在将手里的盾牌按下之前,却先一步撕开了卷轴,冲着地面上一按,便直接在地面上拉起了一堵铁壁。

“愚拙!”戈尔德冷哼了一声,手中的智慧权杖轻轻地一挥。而那些刚刚在拉瑟尔一行人身后凝结而成的虚影战士,也纷纷拔出了和他们的身体同样是半透明的刀枪剑戟,在空气中滑动,带起了一丝相当危险的“嗡嗡”声。

“这是影之卫。许多前往螺旋要塞服役的士兵们,都向这座文明方舟本身发出了他们的誓言!誓必要和要塞共存亡!他们战死,但他们的灵魂却成为了要塞核心的一部分,即便失去了生前的记忆和身体,却也能记住自己的誓言——为守护这座苍天之方舟而战!他们可以被视作是亡灵的一种,但我却将更愿意将他们看做是英灵!哪怕是没有真神的庇护,却也是真正的最崇高的英灵!拉瑟尔,我说过了,我现在已经占据了高点。我现在便是苍天方舟,这里的英灵们将为我而战!”戈尔德道。

他的话音未落,背后的大门再一次打开。两尊高耸宛若巨塔,足可以和传说中的泰坦巨人相提并论的巨型战争人偶已经迈着沉重且凛冽的步伐走入了大厅之中。而在大门之外的长廊中,越来越多的古代傀儡们,带着络绎不绝地机簧摩擦声从它们原本安静矗立的地方苏醒,开始万年之后的第一次行动。

Post Author: admif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